监管堵截第三方车险比价平台大洗牌

时间:2017年07月12日 来源: 关注次数:0【字体:

在“互联网+”浪潮下,车险作为一种标准化程度高、消费需求刚性、市场竞争激烈的金融产品,已然成为互联网搜索比价的重要标的。这种车险比价平台模式被行业内外寄予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其融资数量还一度位居互联网保险发展模式的首位。在资本为之狂欢的同时,这一模式也受到质疑,目前国内车险比价比的不是价格而是平台补贴、返利。近日,保监会明确,不具备保险中介资质的第三方合作平台将被禁止开展车险报价比价等保险销售活动,这也意味着车险比价平台将迎来严监管,没有资质的第三方合作平台经营将难以为继,行业面临大洗牌。

无资质第三方比价平台被驱逐

近日,保监会向业内下发《关于整治机动车辆保险市场乱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财险公司应加强对第三方网络平台合作车险业务的合规性管控。财险公司可以委托第三方网络平台提供网页链接服务,但不得委托或允许不具备保险中介合法资格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在其网页上开展保费试算、报价比价、业务推介、资金支付等保险销售活动。

一位从事互联网保险业务的人士分析称,第三方互联网车险比价平台将迎来最严监管。将此类平台涉险业务纳入监管,能够准确定位平台的属性,即保险与消费者信息撮合平台,把握好单纯信息中介与互联网保险代理的政策界限。

据公开资料显示,新兴的专业车险比价网站集中诞生于2014年前后,以产品搜索和价格比对为基础功能,涵盖投保方案订制、保单验真、理赔争议辅助、代办车船税、代办验车和违章查询等辅助功能和增值服务。根据《2016中国互联网保险行业研究报告》,车险比价平台模式最受资本青睐,曾以8起融资数量位居互联网保险发展模式首位。

与传统的保险中介网络平台相比,这些网站有着更加鲜明的互联网印记,网站背景多为互联网科技公司而非保险中介公司,注重于互联网技术、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应用。比价网站有OK车险、最惠保等。最惠保创始人、董事长陈文志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最惠保有保险经纪公司,保监会此次的文件将对过去从事车险业务又没有资质的公司影响很大。”

事实上,保监会20157月发布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也表明了监管对现有比价模式的质疑和风险关注,该办法首次将第三方网络平台纳入监管范围,对于经营资质、保费支付、规范赠送和禁止补贴、提供客户信息等提出了合规要求。

比价下线,返利仍继续

车险平台创业者的初衷,大多是想以“比价”模式让消费者能够在多家保险公司中选出最便宜的价格。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这一模式被“玩坏”,比的不是价格而是平台补贴、返利,与中介代理人无异。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通知》的影响下,各家财险公司和第三方平台纷纷下架在线车险产品。如腾讯网车险平台,在记者进行比价购买时,页面已无法显示。此外,还有多家第三方平台修改宣传页面进行“整改”。比如,车险无忧就在网站的用户体验中称:“我在对车险毫无概念的时候遇到了车险无忧,他让我不只是片面地通过价格来选择保险公司,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根据自己的行车习惯和出险记录来选择最适合我的车险。”

北京商报记者在登录车险无忧进行比价时,确实未见到返利等活动。但其客服人员对记者表示,现在线上返利活动确实没有了,但只要在该平台投保就能获得优惠,如测算出2000元的保费能获得400-500元的优惠。无独有偶,北京商报记者登录最惠保App,搜索比价同一车辆,得出多家保险公司的报价,也未见到有返利等活动。对此,最惠保客服人员对记者表示:“目前,系统正在升级中,仅有部分地区能看到红包。客户可以先在官网进行报价,在不支付的情况下客服人员可以帮助查询红包金额。”这也就是说,第三方车险平台仍存在向投保人支付合同以外利益的问题。

事实上,车险返利违规问题在保险行业由来已久。“整个车险行业都存在价格乱象,线上的确也有这些现象。”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分析称。4S店、电话报价也都是有优惠的,因其操作方式隐蔽,监管很难取证,而互联网在明处更容易取证罢了。但也不得不说,这一模式已经被“玩坏”,车险第三方平台已经不是单纯的比价,以比价为切入点的公司所剩无几,留下的都在注重交易流程的打通,从报价、比价、险种选择、支付出单、全流程的应用。

车险费改下的尴尬

监管层面对于比价、营销补贴的态度,对第三方车险平台而言可谓极其严厉。尤其在车险费改下,第三方车险平台因站在明处,处境较为尴尬。

在车险价格方面,保监会在20166月完成车险商业化费率改革之后,今年6月又宣布进一步扩大保险公司自主定价权,下调商业车险费率浮动系数下限,通过市场化手段进一步降低商业车险费率水平。完成车险商业化费率改革以后,保险公司将完全根据自己的经营水平制定车险费率,即“好”客户享有更多的折扣,“坏”客户投保需要付出更多的保费。

“想使车险改革重回正轨,必须先把网络车险的乱象灭掉,线下的老问题不可能根除,只能控制。”分子保险实验室创始人刘扬认为,用户希望一步到位的改革,而客观上监管必须推进循序渐进的改革,一步到位必然导致一些主体快速出局,也有可能引起连锁反应,对行业造成巨大伤害,国家希望看到市场化改革最终是百花齐放,主体繁荣的局面,而不希望出现车险改革导致的一家独大的现象,一步到位常规是市场上盈利能力最强的主体所期望的,可以快速使竞争对手失去战斗力,无奈很多保险主体迫于压力和能力,并不领监管的情,采取的措施更多是“一步到位”的送死做法,而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虽然不是主角,但却站在了明处。

互联网“融资补贴用户”的常用模式将不再受第三方车险平台推崇。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种价格补贴战术,即便短期内可以做也无法持续下去。从目前来看,比价已经不是线上第三方车险平台发展的重点了。”

比价平台路在何方

将保险比价平台纳入保险监管范畴并设立准入条件,对引导比价平台向综合服务平台转变的意义不言而喻。

刘扬认为,互联网车险解决的不是网上卖保险的问题,首先要通过互联网技术改造车险的基础生态。未来保险的产、销、服会分离,产、销、服的内部也会分化出更具体、更专业的分工,专业化分工和广泛协作会带来更丰富的生态和车险市场的繁荣,互联网车险的内涵将更加丰富。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就有销售平台转型为专业技术公司,专注于为保险公司提供技术支持,从台前转向幕后规避监管风险。

有保险业内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尚未取得中介牌照的第三方网络平台,无疑将不能进行车险比价等活动,但若能获得一块保险牌照也是不错的选择。但从成本上来看,保险中介牌照价格几乎达到千万元以上,而全国性保险中介注册资本金也需要达到5000万元以上,让一般的第三方车险平台望尘莫及。

需要指出的是,第三方网络车险平台已成长为互联网车险领域最重要的流量入口之一,数据显示,2017年前5个月,保险公司通过互联网共实现129.47亿元车险保费收入,其中26.94亿元都来自第三方网络平台,占比20.81%。上述人士认为:“在严监管下,一方面保险公司不用额外付出巨额的佣金;另一方面,代理之间避免价格竞争更注重服务,从而给真正的互联网优势提供了机会。”

来源:北京商报

标签:行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