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以房养老新骗局 “保险版”养老成关注焦点

时间:2017年07月31日 来源: 关注次数:0【字体: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提速,如何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老有所依,不只是百姓所关心的,也是政府和企业所关注的,这是决定一座城市百姓生活质量的关键,保险正在不断寻求新的突破口。在北京地区,探索老年人新保障方面,住房反向抵押养老、参与保险社区养老走在了全国的前列,然而这种小众化养老,仍需寻求突围。在北京市“十三五”规划被提及,持续推进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项目。

警惕:以房养老新骗局

以房养老是政府与企业联手探路推出的养老新模式,然而一些不法经营者却打起了房子的主意。近期,北京曝出数十位老人遭遇以房养老骗局。

据了解,20161017日,张女士一家三口和母亲被一群黑衣人“请”出了惟一的住所。张女士被告知,母亲借了几百万元做珠宝生意,房子抵了债。

原来,20165月,有人向张女士母亲推荐以房养老的理财形式,称完全没风险。老人动了心,并有专人介绍,这种以房养老只需把房产证交出来3个月,抵押到的钱用于理财,每个月能拿到9万元利息。张女士母亲519日与当事方签下了以房养老的合同。

出事后,201610月,张女士到公证处,发现一份借款合同和委托书,显示母亲借款230万元,借期1个月,月息2%,双方同意对借款合同进行具有强制效力债权文书的公证。在委托书中,老人将自己房屋抵押、买卖等权利通通委托给“银主”。

北京市致诚公益刑事项目负责人武婕律师提醒,要谨慎进入新型的金融市场、投资市场,涉及重大财产的东西,不轻易尝试。

探路:顶层设计初现

当老龄化成为一个社会问题时,养老成为一个热点话题,对老年人的养老保障也不断创新探路。其中,一项住房反向抵押的“保险版”养老成为关注的焦点。

早在2013年新“国十条”发布时就提出,要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相当于老年人将房屋抵押给金融机构,从金融机构领取养老费用。一时间,“保险版”以房养老成为政府与保险企业反复论证的对象。

20147月,“保险版”以房养老正式敲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地试点两年,其中,为了解决房地产价格波动给参与以房养老的老人带来的影响,保监会要求保险公司对投保人抵押房屋增值采取两种处理方式,即试点产品分为参与型和非参与型。

其中,参与型产品是指保险公司可参与分享房屋增值收益;非参与型产品则指保险公司不参与分享房屋增值收益,抵押房屋价值增长全部归属于保险受益人。

这其中,幸福人寿成为首位吃螃蟹者,获准开展这一业务。民政部相关负责人指出,以房养老为老年人在家庭养老、社会养老、国家帮扶之外,增加了新的选择,有利于盘活房产资源,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但以房养老在我国还是一个新鲜事物,受传统伦理观念、老年人预期寿命、房地产市场价格走势等因素的影响,在实施中难免存在制约条件,需要边试点边摸索。

鸡肋:“保险版”推进滞缓

作为一种新兴的跨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资源配置方式,以房养老当初在国内起步时被当做养老模式的一种有效补充而备受期待。

据了解,在中国,最初推行的以房养老方式,主要是指老人将房屋反向抵押给银行等金融机构,在老人身故后房屋产权归金融机构所有。由于中国人传统观念一般要把房子留给后代,再加上当时中国不少区域房屋升值较快等因素,并不利于这一养老方式推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新模式的水土不服状况也逐渐显现出来。公开资料显示,我国确定首批以房养老试点城市基本都出现了相关业务遇冷的现象。在保险市场,除了幸福人寿外,并没有其他险企跟进。

因此,产品不断修改,和最初推行的产品最后将房屋产权“收走”不同,主要针对年龄在60-85周岁之间、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老人可以自愿将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分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保险金直至身故。

由于在这种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方式中,老人仍拥有房屋产权,并可以在身故后转移给继承人,获得了一些人的认可。截至目前,全国4个试点城市有近百户投保。相比较而言,北京地区推进较为顺利,签约家庭数量占首批试点城市签约总量的40%

反思:传统观念与不确定风险成羁绊

一边是庞大的养老需求及市场,一边是老人们难以接受的房产抵押,以房养老该如何打破市场的坚冰,真正被人们认可?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自近年以房养老概念提出以来,多方都曾就此做过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被调查老人及其子女暂时不接受这种养老形式。上海民政部门调查显示,高达90%的老人拟将房产留给子孙,愿意倒按揭即以房养老的不到10%。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除了上海,通过对于我国更广泛地区调查后发现,其实存在养老需求的老人中,有房的并不在少数,但几乎很少有老人愿意以房养老,谈及拒绝的原因,老人们首要提出的就是希望将房产留给子女。

保监会副主席黄洪也表示,由于该项业务是一项将反向抵押和养老年金保险相结合的创新型业务,除传统保险业务所需面对的长寿风险和利率风险外,还需要应对房地产市场波动、房产处置等风险挑战,每单业务的成本和承保周期都远超过传统保险业务。

在南开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系教授朱铭来看来,国内“保险版”以房养老面临着曲高和寡的窘境,主要是由于老人的长寿风险、房价波动等因素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以房养老产品本身的设计、定价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空白需要监管部门进一步完善。

来源:北京商报

标签:行业动态